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举行的2008~2009赛季欧洲联盟杯足球赛决赛中,顿涅茨克矿工队通过加时赛以2∶1战胜德甲劲旅不来梅队,获得冠军。(视觉中国/图)

当地时间2022年3月1日晚,巴西球员桑托斯在社交账号上发布了一张和亲友的合照,为一场惊心动魄的旅程画上句号。

照片的定位显示为里约热内卢,桑托斯的老家。相似的围坐场景里,气氛却与此前在乌克兰大不相同。每个人脸上现在都带着轻松的微笑。

2022年2月24日俄乌冲突爆发,桑托斯和家人、队友等多人被困在乌克兰。如何离开战乱之地?桑托斯在社交平台上连发两则求助视频,牵动各方关注。

桑托斯是乌克兰顿涅茨克矿工足球队的后卫。这支球队持续招募巴西籍球员,屡次夺得乌克兰国内联赛冠军,也被球员们称为通往欧洲五大联赛的“跳板”。

这并非矿工队首次遭遇战争的“伏击”。2014年8月,乌克兰顿涅茨克地区燃起战火,矿工队主场体育馆遭损坏。八年来,球队一直向西“流浪”,先后在乌克兰的利沃夫、哈尔科夫、基辅等城市“安家”。

男人们站成一排,沙发上坐着女人和孩子。房间里的气氛是如此沉重,孩子们却并不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一个好动的小男孩挣脱了母亲的怀抱,在镜头前快乐地来回蹦跳。轻声呼唤无效后,年轻的母亲不再制止,低下头悄悄抹去一滴眼泪。

“大家好,情况线日,站在人群中央的马龙·桑托斯面对镜头,打破了沉默。他说,受俄乌战事影响,巴西籍球员及家属滞留在酒店,希望得到祖国支持。

桑托斯是一名巴西籍职业足球运动员。2015年夏天,他作为巴西U20国家队主力中卫,夺得FIFA世界杯亚军。2021年夏,他从萨索洛转会到乌克兰顿涅茨克矿工队(FC Shakhtar Donetsk,以下简称“矿工队”),与这家足球俱乐部签订了一份为期五年的合同。

作为乌克兰顶级足球俱乐部,矿工队一直招募外籍运动员,借以提高俱乐部在赛场上的表现。据矿工队官网2021年6月消息,桑托斯是第12个入会的巴西人。而当前矿工队的主教练德泽尔比是意大利人。

2月26日,桑托斯发布了第二则求助视频。从画面中可见,更多的球员和工作人员加入其中,合计约有四五十人。

“我们再次来寻求巴西政府的帮助。我们需要离开这里。”首先发言的仍然是桑托斯。他这次提到,有很多家庭被困在基辅,其中有不少老人和孩子。“孩子尿布用完了,牛奶用完了。我们不知道供应能维持多久。”

在语言、风俗不同的异国他乡踢球,不少外籍球星都会带家眷。2022年2月,桑托斯在乌克兰首都基辅参加俱乐部的训练,为即将到来的新赛季做准备,他的妻子和孩子也陪在身边。

战争来袭后,像桑托斯这样的外籍球员和家人陷入困境。除了矿工队球员之外,另一支乌克兰强队基辅迪纳摩足球俱乐部也有多名外籍球员被困。

当地时间2月25日,加布里埃尔·布萨内罗、比尔和费利佩·皮雷斯三名球员录制视频求助。三人面色凝重。“帮助我们离开这个国家,不要让我们留在乌克兰战争中。我们指望着你的帮助。”加布里埃尔·布萨内罗说。

不时响起的爆炸声和坏消息不断传来,令、物价上涨与物资短缺、政府给平民发枪……桑托斯和家人躲入酒店地下室,向各方求助,希望尽快离开。

矿工队俱乐部首席执行官谢尔盖·帕尔金2月26日发出的一封公开信中称,俱乐部的大多数外籍球员、教练及其家人在基辅,他们正在努力寻找撤离方法。俱乐部工作人员大都待在“家里、防空洞、地下室、地铁站”,不过“目前没有人员伤亡”。

上述求助视频发出后,“球员被困”的消息迅速传播开来。多支国际球队与球星隔空声援。乌克兰足协、欧洲足联、巴西驻乌克兰使馆等机构也开始关注此事。

乌克兰传奇球星、足球教练舍甫琴科2月24日发文呼吁,“我们只想要和平,战争不是答案。”

看到求助视频后,南方周末记者从2月25日多番联络桑托斯在内的十多名巴西籍球员,遗憾没有收到回复。

2月24日凌晨,多起爆炸照亮了基辅的夜空。炸弹、导弹和火箭从天而降。俄罗斯宣布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从北、南和东向乌克兰发动了攻击。

2022年2月底,乌克兰足球超级联赛2021-2022赛季原本将结束冬歇复赛。

受战争影响,球队的训练被迫中断,比赛计划也全部泡汤。昔日绿茵场上裁判的口哨声和球迷的喝彩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防空警报与不时响起的爆炸声。

一位是巴西“国脚”大卫·内雷斯,这位足坛新星已在荷兰阿贾克斯俱乐部效力多年,出战上百场比赛,有不俗的实力。据阿贾克斯官方数据,内雷斯的总转会费超过1500万欧元。

另一位是刚满18岁的小将维尼修斯·托比亚斯(Vinicius Tobias)。截至目前,他尚未在任何竞技比赛中亮相。不过,通过几场测试赛,矿工队给出了不错的评价:“右后卫速度快,以进攻为导向,具有出色的球场视野”。

在此前刚刚结束的土耳其冬训中,球员们不仅和教练操练了战术,还打了几场友谊赛。直到2月23日上午,矿工队教练德泽尔比还组织球员进行了两场训练赛、一场理论课。

正式赛前一周,俱乐部已开始积极预热。先是在各渠道推送门票预订,早早就开始销售门票。其次公布球员们的训练进度,还让他们“现身说法”畅谈赛事预期。

经过了一整个冬歇期休整,职业足球运动员们精神抖擞,每个人都充满期待,就像期待即将到来的春天。

中场球员佩德里尼奥在受访时提及,“每个人状态都很好,身体状况处于高水平”,已经为首场比赛做好了准备。乌克兰本地球员赫尔希·苏达科夫(Heorhii Sudakov)雄心勃勃地说道,“我们实际上已经准备好了97%。而赛前一周,我们将补齐剩下的3%。”

依照赛程表,矿工队在2月26日将迎接2022年的首场比赛——与梅塔利斯特1925俱乐部的对决。依原计划,球员2月25日启程,前往乌克兰北部城市哈尔科夫;2月26日17时,比赛准时举行。

2021年9月28日,乌克兰,21/22欧冠小组赛D组次轮,顿涅茨克矿工0-0国际米兰。马龙·桑托斯在比赛上。(人民视觉/图)

困在基辅的三日让他印象深刻。桑托斯称,出于安全考虑,店员不让住客住在房间里,或者走到街上。“那段日子心里非常害怕,你不知道接下来5-10分钟会发生什么。”

“2月26日下午很晚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消息。我们可以赶上火车,然后带我们到罗马尼亚边境。”据桑托斯发布消息,他们必须在几分钟内作出决定,而他们并不确定外面是否安全。“我们非常担心,因为团队里有很多孩子和一些老人。”

2月26日,桑托斯的妻子玛丽亚·索萨(Maria Souza)发布了一段赶车视频。索萨一边拿着手机拍摄,一边失声痛哭,讲述着他们如何努力赶上即将出发的火车。孩子的哭声、汽车的鸣笛声夹杂其间。

画面中,男人们在前面开车,女人和孩子们留在后座。车窗外,天空湛蓝,阳光和煦。如果不是战争,这本应是一个出行的好天气。

成千上万的球迷关心着桑托斯一行人的安危。索萨的账号仅有1.4万粉丝,但这段视频有8.5万次点赞,数千条留言。置顶的一条留言写道,“神保佑你们,为你们祈祷”。

桑托斯称,巴西大使馆安排了通往切尔诺夫策市的火车,那里距离基辅535公里,靠近罗马尼亚和摩尔多瓦的边界。另据巴西总统博索纳罗2月28日公告,矿工队的球员及其家人得到了欧足联的全力支持,欧足联支付了罗马尼亚首都布加勒斯特的公路交通和住宿费用。

当地时间3月1日,好消息终于传来。当晚桑托斯发布了一张和家人、朋友的合照,为这场惊心动魄的旅程画上句号。

2月27日上午,球员费利佩·皮雷斯(Felipe Pires)在巴西瓜鲁柳斯国际机场降落。费利佩·皮雷斯刚与乌克兰一家俱乐部签约不久,他在受访时略显无奈,“我签了四年,而我在乌克兰的第一天就是战争。”

2月24日,乌克兰总统宣布实施令。随后,乌克兰国家边境警卫队表示,该国禁止18至60岁的男性公民出境。

2月28日,据“体育球场”(sportarena)报道称,球员苏克哈夫和妻子仍然待在基辅的家里,没有得到俱乐部的帮助。不过,这一信息尚未得到俱乐部一方公开证实。

在2月26日发出的公开信中,矿工队俱乐部CEO帕尔金的言辞沉痛而感伤,“我与矿工队一起经历了很多美好的时刻,但对我个人而言,我一生中最大的胜利将是赢得这场乌克兰战争。”

八年前,乌克兰顿巴斯地区爆发军事冲突。在乌克兰军队和当地武装分子的对峙中,矿工队主场——顿巴斯竞技场两次遭遇爆炸。据矿工队2014年8月23日声明,爆炸在当日凌晨6点左右发生,导致体育场西北侧多处损毁,通信设备、装备区和能源中心受损严重。

顿巴斯体育场于2009年竣工,可以容纳5.1万人。它曾被誉为东欧最豪华的体育场,矿工队将其视为骄傲。2012欧洲杯期间,顿巴斯体育场承办了三个小组的比赛以及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半决赛。

2014年5月,乌克兰顿涅茨克州宣布成立“顿涅茨克人民共和国”,但并未获得乌克兰的承认。随后暴力事件愈演愈烈。就在体育场爆炸事件前,多名外援因乌克兰国内的混乱局势滞留法国、拒绝返回球队。

2017年以来,哈尔科夫金属工人球场(OSCMetalist)成为矿工的临时主场。

2014-15赛季,球队在利沃夫竞技场举办了大多数比赛。尽管不是在自己的主场,也没有球队粉丝基础,但当年矿工队还是打进了欧冠16强。2016年6月1日,葡萄牙籍教练保罗·丰塞卡执掌球队。随后矿工队再次获得了联赛冠军及乌克兰杯。

“对矿工队来说,更换主场并不是换了个地方踢球这么简单。”“肆客体育”创始人、资深媒体人颜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和美国体育不同的是,欧洲足球文化基于相对固定的社区以及群体认知,还兼有一定程度上的文化传承。很多俱乐部都与城市密切相关,比如皇家马德里、曼城、巴塞罗那。

“如果一个俱乐部失去了主场,那几乎等于失去了根。”颜强认为,因为战乱,矿工队不得不搬离主场。顿巴斯的球迷失去了自己的主队,而俱乐部也失去了自己的根基。

2010年9月25日,顿涅茨克矿工的足球场,乌克兰顿涅茨克。2014年5月,该体育场被炸毁,矿工队失去了“主场”后,踏上流浪之路。(人民视觉/图)

矿工队诞生在乌克兰煤城“顿涅茨克”。矿工队的队徽以橙、黑为主色调,画有两把铁锤、一簇火焰。这也暗示了俱乐部与采矿业的历史渊源。

当前,矿工队前面还挂着“顿涅茨克”的名字,但那里已经成为了矿工队回不去的故乡。

矿工队的历史最早可追溯到1936年,球队原名为“斯达汉诺夫”,这是为了纪念1930年代的苏联劳动英雄斯达汉诺夫,他也是一名煤矿工人。1941年6月,苏联打响卫国战争。当时有很多矿工队球员进入国防工厂,也有人在一线战斗中不幸牺牲。

战争结束后,矿工队得以重建。1962、1963年,这支队伍蝉联苏联超级杯冠军。1976年,球队首次在欧洲俱乐部比赛中亮相,最后止步于16强赛。它彼时的对手,正是1976年欧联杯冠军,如今的意大利豪门俱乐部——尤文图斯。

苏联解体后,球队经历了一段“相当不成功”的低潮期。1996年,乌克兰富豪阿赫梅多夫成为俱乐部老板,开启了球队的乌克兰时代。

阿赫梅多夫制定了“打造欧洲级球队”的目标,对球队建设重金投入,还建设了青年足球运动员训练学校。

2000年之后,球队频繁出现在欧洲赛场,成为欧冠等欧洲足球顶级赛事的常客。2009年,矿工队夺取欧联杯冠军,登顶欧洲之巅。俱乐部主席阿赫梅多夫被球员簇拥,深情亲吻奖杯的一刻被镜头定格。

聘请技术高超的外援,对足球俱乐部来说已不是新鲜事。近年来,矿工队也积极吸纳外国球员,尤其是巴西籍年轻球员。

这些从拉美远道而来的足球小子,怀着野心却寂寂无名。他们希望在这里打出名堂,继而拿到顶级赛事的入场券。另一方面,俱乐部也想趁机发掘、培养足坛新星,既能增强球队实力,也能呈现更精彩激烈的赛事以吸引球迷。

“对于足球新人来说,矿工队是通向欧洲五大联赛的一条捷径。”颜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矿工队经常拿到国内联赛冠军,也是各种欧洲大赛的常客。借助这个平台,原本并没有太多知名度的球员,有了“鲤鱼跃龙门”的机会。

近年来,矿工队也确实培养出了知名球星。比如,如今担任曼城队长的费尔南迪尼奥(Fernandinho),球星阿莱士·特谢拉(Alex Teixeira)等曾在这里效力。其中,特谢拉创造了矿工队球员转会的历史纪录,当时他以5000万欧元转会到中国江苏苏宁。

矿工队官网显示,球队已夺得13次乌克兰超级联赛冠军,13次乌克兰杯冠军,1次欧洲联盟杯冠军。

“可以说,顿涅茨克矿工队是乌克兰独立之后成绩最好的俱乐部。2000年至今的20年来,球队在乌克兰基本上是统治地位。”颜强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

据矿工队官网2月28日通告,受战事影响,巴西籍球员都已离境,而对于本国球员状况则语焉不详。

3月1日,网站转发了乌克兰国防部的最新战报,其中写道:“俄乌战争持续第六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