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一些具有部分罗马公民权的城邦地位逐渐上升,获得了完全的罗马公民权。但是仍有众多的意大利同盟者的而地位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更加恶化了。

这些城邦名义上是罗马的同盟者,但实际上已经沦为罗马统治下的属民。在罗马一百多年的征服战争中,同盟者城市要为罗马提供军队和赋税,但却得不到任何战利品。

迫于这种有难同当、有福独享的局面,这些城邦一直向罗马要求获得平等地位,要求获得罗马公民权。

公元前91年,要求得不到满足的同盟者城市纷纷向罗马开战,同盟者战争打响!

罗马共和国统治阶层中的有识之士很早就看到了罗马与意大利同盟城市之间的矛盾——罗马公民权。在公元前1世纪初以前的罗马共和国,仅仅有罗马城中居民拥有罗马公民权。罗马公民权意味着这些人可以享受到国家扩张所带来的物质福利,参与国家政治生活,并且在随军作战中获得土地,减免税收。而广大同盟城市公民非但不能参与国家政治生活,也无法在战争中获得属于自己的红利。

公元前2世纪下半叶,一些罗马官员开始着手多这一现状进行改革。公元前125年,执政官弗拉库斯首次提出向同盟者城市授予公民权,但很快便被元老院驳回。后来元老院将其派往高卢,这份提案也彻底破产。

公元前122年,保民官盖约·格拉古同样提出向一些同盟城市授予公民权,消息传出罗马城后,大批同盟者城市的公民来到罗马,表示对盖约·格拉古的支持,但这份提案同样遭到了元老院的反对,这些支持者也被执政官赶出城外。

公元103年到公元100年、萨杜尔尼两次当选保民官,他向元老院提出给与协同罗马作战的同盟者士兵土地等回报,但当时贵族和大地主控制的元老院不肯分享战利品,于是再次将这份提案驳回。

最后一次合法申请发生在公元前91年,保民官德鲁苏企图调节日益尖锐的罗马与同盟城市之间的矛盾,便提出实施粮食法和殖民地法改革,向同盟者城市公民授予罗马公民权。

但这一法案同样遭到了元老院的驳回,不仅如此,坚持己见的德鲁苏还被元老院派人秘密暗杀了。这使得同盟城市再也看不懂合法斗争的任何希望,于是他们愤然拿起武器,对罗马发动战争。

公元前91年,皮凯努姆的奥斯库伦城首先起义,反甲反罗马联盟的城市和公社纷纷响应,几乎所有的意大利同盟者都加入了这次战役。

同盟者以马尔西城邦为核心,秘密结成反罗马联盟。这些与盟城邦态度十分坚决,他们为了维护自身的团结,甚至互相交换人质。

起义的同盟者建立联盟共和国,定都于皮里根尼的科菲尼姆城,并将共和国命名为意大利。这就是意大利这一地名和国名的最早来源。他们按照罗马的国家形式,设立公民大会、元老院、执政官等。还发行货币,颁布一系列税制官职等。

起初,罗马采取强硬手段对付起义城邦。元老院征集了18个军团,派遣马略、苏拉、秦纳等名将担任统帅,但由于起义者战斗意志顽强,加之同盟城市对罗马城在地理上处于包围状态,因此在战争之初,罗马竟落于下风。

接连失利使得元老院开始考虑让步政策,他们决定向一些城邦妥协,分散化解敌军势力,再逐个击破。

于是公元前90年底,罗马元老院通过《尤里乌斯法》,向至今为止仍然忠于罗马的意大利同盟者以及在罗马军中服役的同盟者公民授予罗马公民权。并且还十分暧昧地称:可能会向立即放下武器的同盟者授予罗马公民权。

法案一经公布,便立刻有效地阻止的起义规模的扩大。先前按兵未动的伊达拉里亚和翁布里亚两座城邦当即获得罗马公民权。但那些已经同罗马交战的许多城邦不再相信罗马元老院,决定继续抗争。

公元前89年初,元老院又通过了《普劳提乌斯—帕皮利乌斯法案》,进一步补充了先前法案中的实施细则。将罗马公民权授予立即放下武器停止战争的城邦。

该法案一经公布,战争局势便马上发生变化。意大利共和国的许多城邦停止抵抗后,纷纷取得罗马公民权。对于仅剩下的几个坚持反抗的城邦,罗马大将马略和秦纳分南北两路迎战。

其中秦纳率军北上,占领了奥斯库伦城。马略则率军对付南方敌军,很快便攻陷了意大利共和国首都,苏拉也在萨莫奈战场收获胜利。

三路大军将起义军逼至意大利南部,最终在公元前88年,起义被彻底,同盟者战争以罗马的胜利告终。

同盟者虽然在战场上被打败,但他们也让罗马认识到了自己的力量。罗马元老院不想再发生一次这样的同盟者战争,便将罗马公民权授予了波河以南的所有同盟者城邦。

虽然元老院对这些被授予的公民权做出了很多限制,但对于同盟城邦来说,他们当中的上层贵族和大地主开始有机会跻身共和国显贵之列,中下层民众也能够享受到罗马公民权带来的财产权和税收减免等红利。

同盟者战争是意大利同盟者为争取公民权利而发起的一场战争,但这场战争对罗马个整个意大利半岛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据不完全统计,在这次战争后,拥有罗马公民权的人数从公元前86年前后的463000人增加到了900000人,元老院中也开始出现来自萨莫奈和伊达拉里亚的贵族成员。可以说整个罗马共和国的社会融合程度更高了。

这次战争也推动了全意大利成为一个统一的罗马国家。小国寡民的城邦制传统已经走到了尽头,同盟者公民开始参与到整个国家事务的管理当中,而罗马城中居民也能够与同盟城邦居民深入交流,使整个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开始融为一体,意大利逐渐形成了以罗马为首都,各部落和自治市为下属市、区的统一行政体制。

但笔者也看到,在起义的过程中,马略、苏拉等人加强了自身对军队的影响力;在战争结束后,元老院的权力进一步分散,这无疑加速了罗马从共和向帝制的转变。

[5] (瑞士)莱昂哈特·布克哈特著. 古希腊罗马军事史[M]. 上海:上海三联书店, 2018.10.

以色列叫停全体作战部队休假!内塔尼亚胡警告伊朗勿报复,伊朗革命卫队司令:不会没有回应

【#是什么力量让这群少年一天走完108里#?】清明节前一天,宁夏固原市2000余名师生凌晨5点出发,…

三星有望推出 Galaxy Watch FE 智能手表,基于 Watch 4 打造

Apple Watch 血氧侵权案“第二幕”,苹果提交 916 页上诉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