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轻挠一下,看,玉带凤蝶幼虫会玩个小戏法——吐出两条像蛇的信子一样的触角,这是它在自我保护……”夏夜,在宝山区一片植被丰富的荒地上,28岁的沈斌正带着一群孩子和他们的父母,进行一次有趣的昆虫观测。

沈斌从事的是眼下逐渐兴起的“自然教育”工作,在业内,更多的人喜欢叫他“辣子老师”。

在威海路上张家花园长大的沈斌,从小爱趴在墙根看蚂蚁搬家、蟋蟀打架、鼻涕虫慢慢爬。工作后,他有一次去大自然昆虫馆参观,忽然发现,自己真正的兴趣点还在眼前这些小精灵上。凭借着丰富的昆虫知识储备,沈斌应聘成功,并很快升任了上海大自然野生昆虫馆养殖部主管。

沈斌坦言,在小虫子身上,他似乎看到了童年的自己。“锹甲来说小时候躲在土里,不见光,要经历漫长的羽化之后,才会长出帅气的硬壳。”沈斌说,另一方面,饲养虫子也需要有很强的耐心和爱心,就拿双叉犀金龟(俗称“独角仙”)来说,幼虫期超过1年,每个月要换土、换粪便,小虫子并不会有任何的变化。而亚克提恩大兜虫的幼虫期更长,要3至5年。“如果小朋友也能体验这样一个过程,就渐渐能培养对生命的敬畏。”沈斌说。

然而,沈斌发现,很多孩子并不懂得如何爱护这些小精灵。虽然昆虫馆明明有禁止标志,可是孩子们兴奋地拍打玻璃,大声喧哗,开启闪光灯照相,使得一些小动物受到惊吓,出现了食欲减弱、掉毛等症状,甚至危及生命。有的孩子虽然在观展,但是,遇到地上偶然爬过的蜈蚣、蚂蚁等小虫子,还是毫不犹豫地一脚踩下。

“希望孩子们能够尊重自然,懂得不打扰自然。”抱着这样的念头,他辞去昆虫馆的工作,成立了“昆涟教育科技工作室”。

白天开讲座,夜间带领亲子游团队深入草丛森林探访昆虫家园……每到暑假,沈斌总是格外忙碌。“锹甲的幼虫会吃掉朽木,粪金龟、蜣螂会吃掉其他动物的粪便,没有它们,地球会变成怎样?”沈斌说,孩子们听昆虫故事时,总是格外专注。每一棵树木都藏着昆虫的秘密。例如,柳树的汁液最能吸引锹甲、蝉、蛞蝓驻足,运气好的时候,孩子们还能看到蝉蜕的神奇模样。

植物、鸟类、海洋生物……在沈斌带动下,好几名和他一样热爱自然的达人也加入了团队,成为一名自然讲师。虽然工作室仍受到资金、场地等问题的困扰,但看到越来越多家长愿意带着孩子走出钢筋水泥的包围,这就是支持他坚持在自然教育领域耕种的最大动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