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弗爵爷在莫斯科带领曼联第二次夺得欧冠,让他能够心无牵挂的正式退休,那场决赛也是近年来最惊心动魄的欧冠决战之一。没错,阿内尔卡的点球罚得很差,但是范德萨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才扑了出来。

2008年,弗爵爷在莫斯科带领曼联第二次夺得欧冠,让他能够心无牵挂的正式退休,那场决赛也是近年来最惊心动魄的欧冠决战之一。能够靠点球大战夺冠对爵爷来说其实不容易,因为此前他的球队的点球纪录并不出色,但那场比赛曼联赛前已经做了精心准备。

在切尔西的半决赛里,他们让埃辛去打右后卫,我在看比赛时下了决心要让C罗去主攻左路,这样会让以中场身份客串右后卫的埃辛难受。

果然,C罗起跳压倒了埃辛为曼联首开纪录,我的计划奏效了。让一个中场去客串右后卫,来抵挡C罗这样出色的球员是个巨大的冒险,曼联的骄子把埃辛完全撕碎了。让C罗主攻左路也给了其他球员打右路的机会,我的选择是哈格里夫斯,他的速度很快,体能出色,而且还有一脚传中,那场决赛他在右路踢得很好。而在中路是斯科尔斯和卡里克,斯科尔斯最后鼻子受伤流血被换下,吉格斯替补出场也踢得很好。

比赛中的每次停顿,切尔西的球员都向裁判施压,玩那些小花招,当德罗巴被红牌罚下时,这些恐怕都会在裁判的脑子里成为诱因。德罗巴吃红牌的起因是和特维斯的冲突,维迪奇上来保护自己的队友,而德罗巴扬起的手臂打到了维迪奇的脸。如果动手了,那肯定是红牌。我想是主裁判向边裁询问了谁动了手,于是德罗巴就被罚下了。那个时候其实曼联已经重新掌握了主动,德罗巴的被罚下并不是转折点,吉格斯有个好机会没进,我们在加时赛里创造了不少良机,本不用拖到点球就结束战斗。而我觉得切尔西就是一门心思想把比赛拖完,然后赌点球大战。

在2008年莫斯科的欧冠决赛之前,我执教时互射点球的战绩有可能是世上最糟糕的。在阿伯丁时曾因为点球输过两次杯赛半决赛和一次欧战淘汰赛,执教曼联之后在老特拉福德的足总杯曾经输给过南安普敦,还有过足总杯决赛输给阿森纳,在莫斯科也曾经输掉过一场欧战的点球大战。当特维斯第一个走上点球点把球摆好,准备在阿布拉莫维奇的家乡开始和切尔西的点球大战时,我的纪录是6次失败,仅有1次胜利,很不吉利。

带着这些回忆,很难指望我会对点球大战有多乐观。比赛是在当地时间晚上10点45开踢的,当加时赛的时间耗尽时,时钟已经指向了第二天凌晨,我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着当初那些点球大战的失望结果。当范德萨扑出阿内尔卡的点球为曼联赢得奖杯时,我的几乎没有挪地儿,因为我简直不敢相信我们赢了。有那么一会儿,我毫无反应,C罗还倒在场地上抽泣,因为他在点球大战里罚丢了点球。

我们的门将教练几乎准备好了所有可能用上的视频分析,把这些数据全部汇总在一起,让范德萨对于切尔西所有点球手的习惯都一目了然。在赛前几天的时间里,我们讨论过我们自己罚点球的球员顺序。所有出场踢点球的队员都罚得很好,除了C罗,而他是我们那个赛季里的主操刀手。吉格斯的点球是最棒的:大力的贴地球,擦着门柱入网;哈格里夫斯射向了顶角;纳尼的点球有点运气,对方门将扑对了方向,甚至已经碰到了皮球;卡里克的点球直接有力,而C罗在罚球时有点犹豫,所以被扑住了。

当时只要特里能够罚进,切尔西就赢了,在那个时候其实我还是很平静,心里在想到底该向队员们说些啥,输了球之后我得很小心我的措辞。我告诉自己说,在欧冠决赛后还对球员开吹风机是不公平的,因为他们很努力才打进最终的决战,在进军莫斯科的过程中有过很多感人的时刻。当特里罚丢了那第十个点球时,点球大战进入了一对一的突然死亡,我又重新感到了乐观。点球大战在曼联球迷的看台那一方进行,这是个优势。

我必须要把掌声给范德萨,是他的智慧让他扑出了最后一个点球。当阿内尔卡缓慢助跑准备射门时,我在想范德萨会扑向左侧。在之前的点球大战里,范德萨一直都扑向右侧,直到卡劳主罚切尔西的倒数第二个点球时,范德萨才扑向自己的左侧。所以当阿内尔卡准备罚球时,他肯定是第一个心理面犯嘀咕的切尔西球员,“他到底会扑左边还是右边?”范德萨还故意指向自己的左侧,这让阿内尔卡更加紧张。没错,阿内尔卡的点球罚得很差,但是范德萨自己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才扑了出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